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彩之网 > 主体体系结构 >

少数族裔渐成主体 人口结构变化考验美国社保体系

发布时间:2019-06-12 08:58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美国皮尤研究中心近日发布一份名为《下一代美国人》的研究报告。报告详细描述了美国社会人口结构正经历的两项重大变化——少数族裔正逐渐成为社会人群主体和大量“婴儿潮”一代步入老年。报告称:“在不远的未来,美国社会人口结构将与过去完全不同。”

  报告作者泰勒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认为,两代人在政治观点、宗教信仰和价值观念等方面相差甚远。“婴儿潮”一代的医保需要“千禧一代”赋税来维持,造成“千禧一代”收入相对减少。因此,美国现行的社会保障体系将受到考验。而中国专家认为,人口结构变化给美国带来的社会和政治影响是复杂的。

  报告称:“到2060年,美国社会85岁以上人口比例将与4岁以下儿童所占人口比例相同。而1960年,4岁以下儿童比例要远远高于85岁以上老年人口的比例。这种趋势是由更长的寿命和更低的出生率造成的。虽然从总体看这种趋势有利于资源的可持续发展,但在短期内,随着成长到工作年龄的成年人需要通过赋税承担更多老年人的退休费用,老龄人口增多将为美国社会带来政治和经济压力。”

  与此同时,美国社会中少数族裔的人口比例也在持续增长。1960年,美国人口的85%是白人,而到2060年,这一比例将缩减到43%。“过去,美国是一个黑人和白人组成的国家,而现在,美国的人口分布是彩虹色的。”报告说。

  皮尤研究中心的专家指出,少数族裔的增长与外来移民是分不开的。1965年以后,大约4000万移民来到美国,其中一半是拉丁裔,大约三成是亚裔。族裔间的通婚增加了少数族裔的人口。今年2月,第四十八届“超级碗”决赛期间播放的一则食品广告引发了美国社会的关注和讨论——在美国通用磨坊食品公司品牌的全谷物麦圈的广告中,一位黑人父亲在与女儿格蕾丝吃早餐时告诉她,她马上要添一个弟弟了,而后镜头转向了站在餐桌旁的格蕾丝母亲——一位白人女性。在全美最具影响力的赛事上,“寸秒寸金”的广告是市场的风向标。这则广告在引发种族主义者不满的同时,更多的是广受好评。《纽约时报》评论称,这则广告抓住了“新美国人群”的心。

  皮尤研究中心执行副总裁、《下一代美国人》研究报告作者保罗·泰勒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移民潮,无论是外来移民还是在美国国内迁移,是美国发展史的核心。历次少数族裔移民潮和美国国内人口迁徙都伴随着重大的社会和经济发展。例如19世纪中后期,美国修建铁路带来了华人移民潮。如今,华裔在工程、科技和医药领域已经相当成功;20世纪初期,美国绝大部分黑人生活在南部的乡村地区,但经过两次大迁徙,近一半的黑人迁移到北部和西部城市地区。

  “1961年,奥巴马的父母在夏威夷结婚时,我们估计1000对新人中只有一对是白人和黑人的结合;而当前,不同种族间通婚的比例达到了1/6或1/7。”泰勒说。

  上世纪80年代初至90年代中期之间出生、现年约18至33岁的美国人被称为“千禧一代”。研究报告称,作为美国最年轻一代的成年人,“千禧一代”也是种族和族裔分布最多样化的一代。超过四成人是少数族裔,很多人的父母是半世纪前在西班牙和亚裔移民潮期间来到美国的。“千禧一代”在政治和社会上是自由派,善用社交媒体,教育程度高,较少是虔诚的宗教信徒,结婚生育晚,很多人背负着大学学费贷款,工作并不理想。报告认为,“千禧一代”可能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代比其父母辈生活水平要低的一代。

  另一方面,1946至1964年二战后出生的美国人被称为“婴儿潮”一代,这一代人大多数是白人。“从现在到2030年,每天都有1万名‘婴儿潮’时代的人进入65岁。” 报告称。 到2030年,随着最后一批“婴儿潮”一代跨入65岁门槛,美国老龄人口将达到7200万人,每5个美国人中就有一个。

  泰勒表示,随着以少数族裔为主的“千禧一代”更多地参与到社会中,他们的政治诉求将会显现。而在人口结构的另一端,主要是以白人人群为主的“婴儿潮”一代。两代人在政治观点、宗教信仰和价值观念等方面相差甚远。“婴儿潮”一代的医保需要“千禧一代”赋税来维持,造成“千禧一代”收入相对减少。因此,“千禧一代”并不认为现有的社会医疗保障体系应该或能够维持下去,而对于“婴儿潮”一代来说,他们是当前社保体系的受益者,并不希望改变。

  观点不同、利益诉求不同的两代人之间是否会发生意见冲突难以预测,但可以肯定的是,美国现行的社会保障体系将受到考验,未来的少数族裔的观点也将极大影响这个国家的选择。

  2014年中期选举近在眼前,为了阻止共和党将众议院的多数优势扩展到参议院,奥巴马政府不遗余力地推出新举措创造政绩,以求获取更多少数族裔选民支持,例如大力推动提高最低工资水平以及保证男女同工同酬等。民意分析员塞利纳·雷克称,这些举措受益最大的是年轻人、未婚女性、拉美裔和非洲裔美国人。有观点称,目前还不能指望少数族裔及年轻选民的选票控制参议院,因为他们很少会在非大选年参加投票。泰勒认为,这可能是由于目前部分年轻少数族裔仍然处于社会底层。

  周琪(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美国人口构成将发生两个重大变化——少数族裔将占人口的大部分以及美国社会将逐步进入老龄化,这将给美国社会和政治带来极大的影响,但其影响可能是复杂的。

  首先,少数族裔人口和选民的增加会为带来更多的支持者。在2012年的大选中,占选民比例13%的黑人选民中的93%,占选民比例10%的拉美裔选民中的73%,占选民比例3%的亚裔选民中的58%投票支持奥巴马,而占选民比例72%的白人选民中的59%把选票投给了共和党候选人罗姆尼。这预示着,随着少数族裔人口比例的扩大以及随之而来的其选民比例的增长,将容易获得更多选民的支持。当然,这还要取决于的社会政策,特别是有关移民法的政策能否吸引少数族裔选民的支持,以及少数族裔参与投票的程度。其次,由于每年都有大量年轻移民进入美国,与中国和其他一些国家相比,美国的老龄化问题来得较晚,但是即使如此,到2030年,随着所有“婴儿潮”一代的美国人(即1946—1964年出生的美国人)达到65岁,美国的老龄人口将占到20%左右,那时美国也将出现严重的老龄化问题。从政治态度角度讲,老龄选民偏于保守,社会的“老龄化”会在一定程度上增加共和党支持者的数量。最后,少数族裔因其自由主义倾向一般支持医保改革,随着其人口的增长,推行的医保制度可能更容易巩固下来。驻美国记者 李博雅 陈丽丹

http://grabascab.com/zhutitixijiegou/52.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